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智能机器人 > 正文智能机器人

天涯咫尺。在文字中与你纠缠

作者:admin 日期:2015-6-8 14:56:05

天涯咫尺。在文字中与你纠缠 晨起,习惯性地向枕边摸索,白色而洁净的封面,散发着微细而清淡的光泽,温润却无半点俗媚。仿似从纸张内慢慢渗透出来,象书写的女子的浅笑,极至的冷静与素淡。
  安妮的文字。
  重新细读她的《蔷薇岛屿》。以散淡到慵懒的方式,斜倚在有素色花朵靠垫的床头,伴以晨的暖湿与安宁来读。看过她媒体上的照片,说不上漂亮,眼神却散淡而执意,不附庸,不迎合,亦如她的文字般本真。
  书页上,一行小字:她的旅途注定只是一条漫无边际的道路,随时可以停留,随时可以失踪。她用了失踪一词,而不是消失。足见她一惯的坚持。抵达与离开,都迅疾而执意,不计较过程。不是不懂。而是太过感知,已不必赘述。
  翻开,淡淡墨香之间,有她很个人化的拍照,有冬天干净寥落的树枝和天空,仿若能渡到天空的尽头。有越南风味小餐馆里干净并不繁杂的陈设,有老宅,有花朵,有炎热明亮之间,恣意随风展开的白裙。。。没有色彩,没有喧哗,无一不显现着久远的时间的味道。
  半点古旧,七分安静。
  她说,人要抵达彼岸,必须得先经历黑暗和痛楚。喜欢这一句,让人在极具吸力的暗沉与诱惑里,看到了光亮和幸福。让我感知,跌宕起伏的情节不过是磨砺的过程罢了。山重水复之后,必将执手半臂流年深处的幸福。
  关于生死,她的文字里影摄的亦不过是生命流放的始末。无惊天动地的呐喊与笑泪,一切意外的局,也都笼罩着那般冷静与释然的色彩。文字于她,更象是一场倾诉,而她一路沉默着在世间独自行走,亦不过是一场漫长而微微盼望的找寻,诉说人性深处压抑的伤痛抑或落寞,然后,于云淡风清里,各自微笑。转瞬离开。
  原来,相遇与离开,亦不过是生命中早已命定的中转。山一程,水一程,当迟暮伴着微雨落花再回忆时,那便是枝上微微发亮的盛夏的果实。
  一直不肯接纳偶像一词,偏执地以为这样的词散发着浅薄与盲从。十八岁,当周遭都呐喊着偶像的名字,穿文化衫附庸风雅,将大头贴贴得如烟花盛放,用大幅海报贴满整面墙时,我只清淡安静地听一个人的歌,看一个人的文字。
  我的世界终无太多喧哗。
  始知,安妮于我不是偶像。我对她没有崇拜,只有无限度的认知与贴近。在暗沉而安静的夜里,本真地找寻,象是终于看到心底曾被忽视与丢失的情节,被一一罗列在一个陌生女子的文字里时,小小的怅然与盼望。 而她的文字,便是我抵达灵魂深处,寻得另一种记忆的方式。仅此。
  本文由《雨露文章网》www.vipyl.com 负责整理首发

分享到: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