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智能机器人 > 正文智能机器人

清明祭

作者:admin 日期:2015-5-6 18:12:38

清明祭 四月份注定忧伤的季节 明天就是清明了 祭奠和缅怀先人的日子 离开自己的那些亲人们算起来已经过了五六年之久 可每每想起悲伤的心无法释怀 那一年我在19中念初二 是个寒冷的冬天 因为从小在奶奶身边长大没有太多的回忆 只记得那一年姥姥在丫头眼里是个一百块钱都要用手绢包起来的老人 姥姥在我记忆中是个有点什么好东西的都会只给大舅家弟弟的 喜欢孙子却又相当偏向妈妈的古怪老人 是位在学校开运动会时给哥哥十块钱 只留给丫头五块钱的重男轻女的老太太 那一年在妈妈给她过完六十岁的生日不久就永远的离开了 那个时候就因为上学的理由都没有去送她最后一程 只记得那一年并不理解 妈妈为什么变成了只要一提姥姥就会哭鼻子的人 随着慢慢的成长起来现在想起来都无法原谅那年已经13岁的自己
可能是我和爷爷之间有太多的回忆吧 现在脑海中过多浮现的都是那瘦高的年过七旬老人 爷爷离开的时候也是在冬季 老人走的二天就是大年三十 丫头记得那个年是冰冷残酷的 那一年我恨透了火葬场 是它把我和爷爷隔离在天地之间 回想小时候爷爷经常带我到奶奶家门前的山上去玩 山前有一条不算宽的小溪也算是河吧 很长 水清澈见底 记得一次在那里爷爷居然抓到过一条鲤鱼 (后来知道那是从上游水库游出来的)他很小心的捧回家 忆里那是第一次吃鱼 那时候爷爷在我幼小心里就像发现新大陆似的伟大 夏天的时候山上的灌木丛里开满了不知名的花草 爷爷总会在清晨起来锻炼的时候采回来放在窗前装水的瓶子里 至于每天醒来的时候都是眼前一亮 然后贪婪的闻着满屋的花香一个人在那陶醉 或是跑出去炫耀 看着伙伴们羡慕的眼神 觉那是最幸福的一刻 秋天落叶洒满整个院落的时候 爷爷在逛山时给丫头救过一只小鸟 结果养一晚上就死了 最后爷爷给我烤着吃了 那是至今回想起都无法和任何佳肴相媲美的美味 就是那时起丫头爱吃肉了 送走了秋高气爽 到了银装素裹的季节 迫不及待在那冻冰的水面上拽着爷爷的胳膊和伙伴们比赛打出溜滑 因为从来没有摔过 总是会炫耀自己的有多能耐 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一起的春夏秋冬是简单快乐的 是我人生中最深刻的记忆 童年里最美好的回忆 人生中珍贵的经历 在那里成长到了6岁回到家 每逢过节去看爷爷的时候 他总会拿着他喝水的大杯子坐在那 目光来来回回的在你身边围绕着满口小丽子长 小丽子短 的唠叨着 爷爷耳背 跟他沟通起来很 那个时候我只是恩 啊 的应付着
而如今 在回到那里的时候象是所有的记忆 从上次的离开就开始变得空白 看到冰封的水面已经解冻 冰融化成了水 它的流过的样子一切还如原来 只是没有了昔日充满童真的欢笑印记 依旧是那古老掉漆的大茶杯 却失去了往日的神彩和温度 记忆的地方更失去了那熟悉的蹒跚的身影 瞬间觉得一切失去了原有的美好 不否定心里想的念的都是曾经 很多年过去了 不久前姥爷去了深圳 现在奶奶也去厦门了 自己的心也以被隔离在这城市的浮华与喧闹之外
那一年回想起来很多时候感情早已物是人非 那一年的聚会上特讨厌笑话我是背壳的那个带眼镜的家伙 那一年有个人对我说给他多少钱都不换我的家伙为感情如白纸的自己画上了彩色的一笔 那一年他说不管以前我是什么样子 只要我爱他 就会对我好爱我的人把我弄丢了 如今陪着走在暴雨里 风雪中的他却是自己拒绝过十多次依然坚守不弃的那个人 是当初笑话丫头把壳背好了最讨厌的那个人 是说我孔维凯不会让你梅爽失望 的那个人 是讲我说过的话永远不会变的 那个人 是2011年11月19日跪在地上要求走一辈子的那个人 呵呵很多事 一旦记住便是永远 过往的种种 记忆犹新 就像刚刚发生的一样 有些画面不想记起 可偏偏却像水中不停出现的波澜 阻止不了 心亦如此 如果可以 我宁愿选择遗忘 如果生命可以重新来过 我选择到谁都不要认识的地方 一生自由而又平静的走完
2012 4 3
---梅

分享到: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