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厨房小家电 > 正文厨房小家电

追缘

作者:admin 日期:2015-5-1 8:48:46

追缘 德若知道了宛表妹不是舅舅和舅妈的亲生女儿后情绪跌落了深渊,为什么让自己现在知道真相,为什么不早些年,为什么不一辈子也不知道。和同学小军喝起了酒,胡乱的想把自己所有的苦涩都释放了出来。我不想回家了,父母为什么一直瞒着我们,可上次回家他们在议论宛儿的婚事,却被我无意偷听到了。 大人肯定有大人的道理,我们都上班了,也不是小孩子了,让你知道了,你表妹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对你舅舅舅妈不好了。 小军其实明白德若的意思,可他真的不想说破。我已经和领导说了,下个月要求下矿锻炼一下。 德若又狠狠的喝了一大口酒,也许酒真的能平息他的伤痛。你疯了,你是来这里做技术工作的,下矿干什么? 我想让自己体力消耗大些,可以治失眠。 领导同意了。 同意了,他也说让我体验一下。 小军摇摇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两个人都喝了一瓶半的白酒了,德若还是不停的喝,小军怎么劝也不行,就陪着喝吧。你过两天回家,别忘了给宛表妹带去我给她买的巧克力,她从小到大就吃这一个牌子的巧克力,快到她生日了,你一定在她生日那天送给她,我就不回去了。 你真不回去了,你表妹结婚你也不回去吗? 不回去,我无法接受。 可你有借口吗?我觉得我能理解你,可是宛儿还不知道身世,一直拿你当亲哥哥似的,你不去她该多伤心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过过到时候再说吧。 一提起宛表妹要出嫁,德若的心就跟有一种啮齿类动物在咯噔,咯噔,一下一下被磕碎,自己仿佛可以看到自己的心支离破碎的样子,但是没有一滴血。
小军好容易每个月歇班回次家,也是这事,那事的很忙,吃过晚饭了,突然想起朋友的托付,今天就是宛儿的生日了,时间还不算晚,再说宛儿家虽然在农村,可今天不是周末,婉儿应该在上班单位的宿舍,好在离自己家不远,马上送过去。
小军看到宛儿宿舍的灯亮着,敲了敲门,没有声音,也许是和男朋友出去玩了吧,等了一会就往回家的方向走。这时候碰巧看到了和宛儿同宿舍的李姐正和男朋友在溜马路,他和德若来看宛儿还和他们吃过一次饭呢。就上前赶紧打招呼,李姐,你们好。 哦,你是德若表哥的同学,叫什么,那个什么来着。 李姐一时蒙住了,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叫小军,宛表妹去哪了,我刚才去宿舍找她,她没在啊。 不可能啊,我们出来的时候她还在,说不舒服要早点休息。 李姐说着和男朋友对望了一眼。我总感觉哪有点不对劲是的。 李姐的男朋友若有所思的说。快,我们回去看看吧, 李姐说着,拉着男朋友的手就往单位宿舍方向跑。小军也急急忙忙的跟着他们一起往回跑。
李姐用钥匙打开房门,一股刺鼻的药味弥漫着整个房间,宛儿平静的躺在床上,大家一看赶紧扶起宛儿,还有气息,就是没有了支撑的力气,快,我背上她,咱们赶紧去医院。 小军说着快速背起宛儿急忙往医院跑,李姐一边跟着扶着跑一边哭着喊:可怜的宛儿你怎么这么傻,一定要坚持住啊。 很快就到了医院,急诊挂号,送去洗胃,一切都在紧张忙碌中进行着。
小军一直愣着半天回过神了,李姐,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到底是为什么? 李姐一个劲的就是哭,李姐的男朋友把小军拉到一旁,低沉的说宛儿一个月前因为单位搞精简被裁员到公司下边三产了,哎,还不就是没后门,被别人挤兑下来的,前几天和男朋友也分手了,据说是那个男孩子看上别人了,原因是家里嫌宛儿身材太弱小了。 不是说都要结婚了,他们已经相处快两年了,不可能男方家里刚知道啊。 他们相处也总是吵架,分了好,好了分的,具体原因也不太清楚,也许和这次工作的事有关系吧。 抢救结束了,还好送到医院及时,医生说休息两天应该就没事了。
转天早上宛儿就清醒了,看到三个疲惫的陪着自己的人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李姐和男朋友去上班了,小军把德若给宛儿的巧克力拿出来,男孩子心酸的都不敢看宛儿那张苍白的脸,你怎么那么傻,这是你表哥给你的生日礼物,都是他把你宠的这么任性。 别告诉德若表哥行吗,我知道错了。 宛儿微弱的声音说道,你说你这样做对得起谁啊?你爸,你妈就你这么一个孩子。 小军都不由得不心疼这个柔弱的女孩。我当时就和中了魔一样,我爸妈告诉我是他们抱养的孩子了,又好多事赶在一块了,就想不开了,我现在这么一折腾想明白了,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说着,宛儿呜呜的哭了起来 。那你不许哭了,我去给你弄点粥来了,等着我啊。 小军出去关门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宛儿,哎,让她哭一下也好。
宛儿看到了那个精美的巧克力盒子,想到了从小到大德若表哥一直很是疼爱自己,记得小时候玩过家家,宛儿就和德若说长大了,我要嫁给表哥做新娘子。 傻妹妹,我们是亲表兄妹,是不可以结婚的 表哥总是笑着要用食指刮一下宛儿的小鼻子,为的是证明他懂的多。那好办,我就找一个和德若表哥一样的人。 宛儿总是无奈的说。那个时候两小无猜,几乎表哥占据了她所有的童年快乐生活,年龄大一些了,表哥还是对她一样好,可在宛儿的心里就有了疏远的感觉了,因为那种感觉是亲情,自从有了男朋友几乎表哥在心目中更淡漠了。
正想着,小军突然慌慌张张的闯进屋里,几乎语无伦次了,宛儿,你恢复的没事了吧,马上跟我走,出院手续都办完了。 小军拉着宛儿直奔了长途汽车站,小军哥哥,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来不及跟你细说了,等赶上这班车,我车上跟你说。 还好赶上了这班车,原来在昨天晚上抢救宛儿的时候,小军他们的矿井塌方了,正赶上德若上夜班,他才下矿三天就赶上事故了。小军几乎是哭着把这一段时间德若的情况说给了宛儿听,宛儿听了,不哭不闹,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窗外,因为她坚信,我的德若表哥一定不会有事的,时间真的过的好慢啊,汽车真的好慢啊,宛儿的心早已经插上翅膀飞到了德若的身边。
在塌方的一瞬间,德若正在用刻刀在石壁上刻下宛儿的第三次名字,他就想用这种方式忘记他的宛儿妹妹,可是塌方了,他没有一丝的恐惧,而且还在宛儿的名字后面加上了我爱你生生世世。就这样离开也挺好的,总比为了宛儿伤心欲绝的活着轻松多了。有一种缺氧的感觉,突然在德若朦胧的意识当中看到了宛儿凄怨的目光,好像在说,德若哥哥,不要丢下我。 一种求生的欲望,一种怎么也要再见一下宛儿妹妹的愿望的驱使下让德若一直坚持着。
宛儿她们到了出事地点已经是快晚上了,救援工作还在继续,陆续被救出的人被抬上了救护车,宛儿发疯似的挨个找着德若,不是,不是,几乎是绝望的边缘了,宛儿一边用手跟救援人员刨着废墟,一边大声的呼喊,德若哥哥,我是宛儿,我还没来得及说我爱你。 一声炸雷,天上突然下起瓢泼大雨,救援工作更加有了难度,可是大家看到这么一个弱小女子是那么无助的在风雨里痛哭,都是忍着眼泪一刻也不停下手里的工作。
时间在分分秒秒的过着,宛儿的心在分分秒秒的受着煎熬。突然一阵欢呼声,最后一个人救出来了,奇迹啊,他的神志非常清楚,一点伤也没有。 是德若,他被抬上了担架,他听到了宛儿的哭声,他大喊着,宛儿。 风雨声中,宛儿清晰的听到了,她不顾一切的奔过来握住了德若的手。
一个凄美的故事,两个追到缘分的人,不可思议的离奇,完美满意的结局。

分享到: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