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厨房小家电 > 正文厨房小家电

一个陌生的朋友

作者:admin 日期:2015-5-1 1:47:29

一个陌生的朋友 我的哈士奇爱犬涛涛,最近总是用两只前爪挠脖子周围的毛发。挠的速度极快,两只爪子交换着就像敲小鼓似的。
黄昏,我带它去楼下散步。走着走着,后面的一辆车从我身边停下来,车窗里探出一位中年男子的脑袋,说:你的狗有毛病了,身上生螨虫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他说你看它脖子周围的毛都被抓掉了。
涛涛脖子周围的毛发已脱落光了,像戴了一条很宽的项链。我已经看到了,以为是退毛呢。
他也养了一条狗。他说,前些日子他的狗也有这样的毛病,他带它去了宠物医院。医生说是狗身上生了螨虫。
医生给它的狗开了药方,是专门治螨虫的一瓶药水。让他按比例兑水,然后给狗洗澡。他说只洗了三次,基本已经痊愈。家里还剩下大半瓶的药没有用,他说给你的哈士奇用了吧,它很快就会好的。
他用眼睛在马路边瞅了瞅说:明天我带上药,等路过这儿的时候,就把药瓶放到那里。你什么时候出来,取走就得了。
他指的地方是前排一楼底下,墙角有一个小小的木箱。这个木箱一定是这户人家以前有人专门来送奶的地方,现在已被花花草草淹没了,上面还堆积着一层土。如果不用心观察,没有人会去留意那个东西。
说完,它夸赞了涛涛一番,说涛涛长得大气,像个绅士。然后,一踩油门,飞了。
实际上涛涛这些日子脱落了不少毛发,有些灰头土脸。就这副摸样,还被人家夸赞呢,可想而知,它原来是一副什么派头。
第二天下了一天大雨,我没有忘记那件事,但是雨太大,我想人家是不会出去的。
第三天雨过天晴,碧空清澈透明。黄昏,我又带涛涛去楼下海边散步。
和涛涛散步很惬意,我慢走,它就慢走;我快走,它也快走,非常讨人喜欢。它走路的姿势极美,就像马术场上训练有数的马匹,吧嗒吧嗒的脚步声有条不紊,很像踩着节拍。
首先我们就去说好了的那个地方。果然有一瓶药水放在里面。药水用了一少半,还剩一大半。
回家后,我立即将药水勾兑好,开始给涛涛洗澡。
我先洗它脖子周围退毛的地方,涛涛真听话,把大脑袋高高抬起,不停地变换姿势,把没洗到的地方都展示给我。有时药水溅到它嘴里了,它就伸出热乎乎的舌头让我擦一擦。我就一遍一遍地端来清水帮它擦洗。
我用电吹风将它的身体吹干以后,它在阳台上玩得特别欢。我不停地观察它,是好多了,人家的药真是管用。不过,我还要继续给它再洗几回。
我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无私的帮助了我,我感觉到欠人家的人情。
恰好家里抽屉里还有两盒拿得出手的烟,我不会吸烟,想把烟送给他。
我用旧报纸把烟包好,用猴皮筋缠上以后,第二日和涛涛散步的时候,将烟放进了那个废弃的小奶箱里。
心里想:如果他是个细心的人,再路过那里,一定会停下车看看那儿的药是否已被取走?
一周以后,涛涛身上的螨虫基本上都消失了,现在正在阳台上俯瞰大海呢。它长得确实漂亮,银狐的颜色,两只色彩不同的眼球,放射出两种不同的光芒。在北欧,这种拉雪橇的犬是很受人们爱戴的。
我和涛涛之间有一种一触即发的默契。好像黑暗中有一条小小的缝隙是专门为我俩打开的。它的目光总是依附在我身上,我的爱全部给了它。每当我困顿的时候,就想到了涛涛,虽然它不会说话,可是一个同情的眼神,就能让我的心很快平静下来。它的眼睛是那样的温暖,它的灵魂是那样的干净。
又过了几日,晚上遛弯的时候,我想到那儿去看一看那两盒烟他拿没拿走。
一打开破旧的小箱盖,我看到里面一张报纸包着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我急忙打开,啊,是一条长长的花纹十分漂亮的纱巾。
此刻我立即读到了那个人内心的潜台词:你送我男人喜欢的香烟,我送你女人喜欢的纱巾,扯平了。
我把纱巾一层一层围在涛涛的脖子上,它戴着纱巾在海滩上奔跑,涛涛真像个狼外婆,惹得海滩上的人笑成一片。涛涛还害羞呢,两只厚厚的大爪子扑到我的双肩,我左右都无法躲闪。
我将纱巾解下来,轻轻地围在自己的颈上。晚风中,我牵着心爱的犬,纱巾和长裙随风飘逸,我们走在夕阳里。
涛涛真聪明,后来每当走到那里,都要冲过去用大嘴咬开小箱盖,然后啪嗒 一声关上,把失望的眼神交给我。
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一次偶遇,飘出了一段童话故事。

分享到:
Baidu